关于

[如果狐狸真的有九条命]


过去的几个小时里我很好地发挥了脑洞大开这个特别属性,想像一下那架失去联系已24小时的飞机上有我,或是你,或是你们,今夜的心境是不是有所不同。我害怕来不及与我爱的世界好好道别,也害怕留下我爱的人们伤心流泪。

我甚至想现在就过去你们的床前给你们来个“幸好我们还活在世上的拥抱”,没错我就是这样矫情的事儿逼,现在时间4:25,广州的春天夜晚很凉,脚丫不敢伸出被窝,刚刚下了一场雨也许你们都不知道,身边的她,床尾的她,都睡得很香甜,既然我睡不着,那我就来讲讲故事,也算不上是什么故事,如果你也愿意陪我看下去。

前几天看微博上整理好的帖子“说说你人生最难熬的阶段在经历什么”,很长很长的篇幅里每个人在诉说自己最痛苦绝望的时光,其实也是多了去的鸡汤文,喝几口看几眼也不会意志坚强到达生活的彼岸,但还是看到我泪流满面,并不是说感同身受而是矫情如我代入感太强,博主说“或许你觉得自己活得已很艰难,跟别人一比却那样奢侈。我最喜欢的是看到很多人平静诉说完遭遇最后写道“现在都过去了,我过得很好”时的欣慰。”
我也最喜欢“一切都在好起来”这句话,有闪闪发光的希望感,生离死别衰老终止意外事故,好像都是下一秒会发生在自己身边的事。为什么年轻的22岁就要那么患得患失,又不是经历什么大风大浪的人对吧?的确我自认为和死亡擦身而过的一件事和这些足以让人哭湿几大包纸巾的事来说也还真是不值一提,我们的22年活得太相安无事幸福充足。


我身边的人都知道我曾经生过一场大病,因为它我有了许多很好的借口作为逃避——不用上体育课,不用参加长跑,不用军训,甚至心肠很好的辅导员也会因此让我能经常请假回家。不过也许没有人会知道生病的时候是怎样的,因为那时候的我从没跟任何人说过究竟有多难受,也难怪,那时候那个学校里的每个人都捧着超过五米的书做最后五个月的高考冲刺,没人会理会这个没事老往家里跑没啥成绩让人记住的外地女孩。他们只关心自个儿的成绩这次排在哪,和心底小小的梦想相距多远,甚至也还有人想的是“活该”,反正那间学校给我的高中回忆就是这样,好,铺垫完了。


2010年7月高三开学了,那个时候我还是中午领着饭堂那肉少得可怜的饭菜时而加个鸡腿一路小跑回七楼冲入冲凉房快速搞定然后开始塞饭的我,偶尔有一天发现膝盖上不知怎么地开始有了淤青般的肿块,于是我抱着“我有特别好的自愈功能”这样的想法让它自个儿好。乌青越来越大块的时候我也没多想,还喜滋滋地以为估计是又要长高了的节奏,这种逻辑究竟是怎么来的我也搞不懂。直到有一天开始疼到根本走不动路,我用以往少得可怜的经验判断“一定是不小心摔过了”,于是我拜托珍姨——学校门口快餐垄断者的鼻祖以致于整整一年包揽了我所有伙食的让人又爱又恨的阿姨——拜托她帮我煲了田七汤,还用了鸡蛋敷的土方法,很不幸鸡蛋没上手就被我吃了,田七汤也只是尽到了“还挺好喝的”作用,当时是赖和小明拖着我去的,拖着回来的路上他们说,“要不拿点羊胆汁擦一下”,在那个时候摔伤的确是用这玩意。
在痛到实在受不了的时候托人从家里带来了药水,有两个现在想起还浑身充满光芒的舍友,她们在熄灯后的宿舍里握着我因双腿疼痛而不断抖的手,帮我把又臭又黏糊糊的药水按在淤青的膝盖上,在那个连翻个身都怕被舍监听到声响被记过的毫无人性的制度下,在那个人人自保第二天保证六点早起接受祖国教育的学校里,居然还有这么两个可爱的女孩愿意照顾我,现在想起来实在感动,虽然是带着羊胆汁味道的回忆。米当时住在校外,她就算担心也飞不进来,高和桃就住在楼下,但她们也不知道那个夜晚的我双腿疼痛到没有知觉,紧紧咬着牙关不被人发现,药水上完后我发了信息给她们三,“我怎么感觉药水洗礼过后整个人都升华了,反正一定会好的啦。”不过让人郁闷的是,这个“摔伤”也太顽强了,双腿开始浮肿起来都看不到脚踝了,淤青的地方也就是伤口开始多起来,又红又烫,别说走路,简直动弹不得。我妈简直吓坏了,连夜赶来学校接了我回去,到处找外科医生内科医生骨科专家甚至找到传说中很灵的江湖大师看病,摔伤不像摔伤,被虫子咬吧也说不过去,江湖大师给我妈一个偏方,至今清楚记得是啥颜色,因为米给了一个精准的回复:抹了药像掉进了泥巴坑,不对是屎坑。江湖大师还热衷于每天一支消炎针,英勇就义的同时我还特乐观地想,诶哟喂姐姐又能瘦下来了。
不过乐观肯定是短暂的,终于有一天妈妈不厌其烦的帮我上药时候我哭了,我以为我真的,没有办法走路,要妈妈每天推着我去打针,每天抹上屎坑颜色的药,不能穿刚买的好好看的裙子,不能继续夏天时候去游泳,再也不能像个正常的姑娘那样,要被这不知道是什么鬼的病缠绕一辈子。而且他妈的真的好疼啊,简直就是锥子在我的小腿上戳着,看不到任何血迹,只有洗掉药水时候小腿上隆起各种触目惊心的肿块,一,点,也,不,美。妈妈当时也哭了,她说没事的,坚持搽药一定会好的。
我擦干眼泪去了学校,每个人都在好奇,但是真正担心的人寥寥无几,我成了一个走路像乌龟,小腿像掉进屎坑,只能吃白粥的怪物。怪物了几天后,继续疼,又接回了家里。当年还是青春少女玻璃心的我还在不停哭,哭着哭着决定依赖高科技——百度。当我输入所有的症状,逛遍了所有医院的网站,查了所有小腿能有的毛病,得到最最最最合适的答案就是——纠结了我整整三年的结节性红斑,而且它!居然还是慢性皮肤病!原来我真的不懂医学,青春少女如我当然不敢病急乱投医了,家人带了我去到那个“感个冒也要办卡的瞎讲究”的附属医院,吴老先生听完我说自个儿查到病况的事迹还一个劲儿叫我高考要考医学院——吴老先生,感谢您,愿您高寿万福,虽然我没能当您学生还是永远感谢您救了我——当然都是后话了。老先生不熟练地用着电脑给我开了检查和药,每个月光临几次湛江,每个月抽血检查肺部检查,每个人花几百上千块拿了一堆药。老先生说“世界上目前有百分之十的患病率集中发生在青年女子身上”心想“我明明是少女好吧这么小的概率我就应该去买彩票!”
确诊是红斑后,我和妈妈都高高兴兴地去医院旁边吃了很多好吃的,再也没有什么能比“确诊”而且“坚持吃药就能维持正常生活”更好的消息了,至少我不用每天躺在床上胡思乱想,不用到处找江湖大师涂屎在腿上,噗,不是屎是药。
然而,在那堆几百上千块的药中,我没有想到的是我需要每天吃那么多的激素来维持我的正常生活,欢迎百度“强的松”,当我看到网络上因为吃激素而大幅度肥胖的女孩子不禁悲从心生,这让本来就比一般女孩子高大的我情何以堪。激素带来的不仅仅是虚胖,还有不断的抵抗力下降,最高的记录就是每周发烧感冒两次,我曾偷偷摸摸不吃药两天,该死的肿块马上不听话地肿起来疼得无法自拔,只能像吸毒一样继续吃。开始不敢照镜子,柜子里的衣服动也没动过,因激素产生的剧烈亢奋作用根本睡不着,失眠耳鸣简直是家常便饭。青春少女啊就这么在这本来很煎熬的高三继续煎熬着各种西药,每周享受一次感冒药,连门诊的年轻护士现在都记得我爱吃拐角那家的莲蓉包子,每次都亲切拉着我的手说脸越来越圆了但是超可爱,屁,一点都不可爱。
日子就这样过去,每个人,身边每个人都在想,“就算每天吃药也没关系只要能好起来就行了”我也接受了这样无奈的人生设定,可我还是青春美少女啊,我还要找到我爱的人一起拯救世界我怎么能天天抱着几颗激素药片使劲吞呢。原以为最糟糕的情况莫过于此,直到有一天——没错就是和死神擦身而过那一天,我发烧到41度,那是用随身的温度计量的,因为坚强的我还在课室上自修,我暗自想:抵抗力怎么能说败就败呢还没拯救世界呢!我拖着身体,还有迈不开的双腿回到很远很远的宿舍,这个时候出现了最大的恶魔——教官——没错就是这么个毫无人性的制度下诞生的产物!“要请假条才能进!”砰!我去你大娘的,这么个夜晚你要我上哪找请假条我四十一度快变成烤翅了!我翻了无数个白眼后马上去找陈美女——这又是一个高中照顾我洗热水澡吹头发偷偷充电顺便赚我点小钱的老阿姨——她吝啬但不苛刻,立马用她的备用钥匙开了大门,但是没人性的学校各种细节都是没人性,整个宿舍区都是黑灯瞎火的,连楼梯灯也没有,是的我也没有手机,我这么个青春少女——像所有的狗血剧一样——在五楼转角本来就不灵光的头脑不利索的腿摔下来了,生命中再次出现了好人,五楼有我同乡的学姐,她拿出手电筒扶我起来打电话给我妈妈。妈妈穿着睡衣就叫车送了她过来,一进门就抱着我哭,“不要读了我们回家吧”
当时所有的委屈所有的病痛都不值一提,我现在只记得迷糊中的我放声大哭,我被送到医院处理伤口一口气吊了四瓶针水,当针头拔掉后身体根本动弹不了,胸腔没办法呼吸,我只记得脑海一片空白,看不清眼前的任何东西,旁边全是大人们的很奇怪的吵闹声,胸腔越来越没力气的时候所有知觉都消失了,死亡的恐惧如同潮水般涌上来。这是我离死亡最近的时候,我很害怕睁开眼睛后到了另一个世界,幸好,睁开眼睛后我还是看到了眼圈红通的妈妈,医生说发烧得太久一下子补充了过多针水导致短暂缺氧,幸好醒得早捡回了小命,我才不会告诉医生我其实就是饿醒的,昏睡了一天一夜饿得慌,这让人怎么敢去死呢?


后来的后来,搬出了宿舍,日复一日地吃药,当然还有不到两百天的高考,人跌倒谷底时候总是会收获阳光的,衰到顶的时候好运就来了,所以考上了这儿的确是我的好运气,毕竟对于一个本来成绩吊儿郎当的大病号来说值得写进“我人生中励志时刻之一”了。再后来,我再也没去见过吴老先生了,因为我自作主张停了药,当然这是肿块完全消失了的决定,早在去年夏天已经把柜子里的瓶瓶罐罐锁起来了,虽然还是不知道病因是什么,如今还是能清晰地摸到小腿上对称的恐怖的起伏,但是很幸运的是它再也没疼过,而我也正在努力跟过去那个因为病痛懒惰逃避的自己说再见,只可惜也不再是青春少女了,空有拯救世界的心,再没一腔热血赴汤蹈火的幼稚心思了。

从前只和自认为最亲密最重要的人讲过这些话,因为软肋不必当众讲,病痛无需常提起,在大生大死面前这些小病小痛根本不算什么事儿,它只是在提醒我,珍惜当下能健康呼吸的每一天,珍惜身边每一个愿意付出真心的人,因为没有人会知道下一秒发生什么,在生命面前一切都是这么平凡。在之后的几十年也许还有更多的大风大浪,但是都不会害怕更大的痛苦了,我最害怕的是来不及和世界和爱的人好好道别,还没有看够这个世界所有的美景,还没有爱够所有重要的人。总的来说还是害怕失去,因为拥有的并不多。如果能像狐狸有九条命,那该多好,可是又该多不好,我们连最重要的都可以失去,就再也不会珍惜了。


寒假里失去了一个朋友,她很突然地,到了另一个世界成为我们的天使。用好友的话来说:“有时会想起你,一想到你已不在这世界上,就有种说不出的感觉。”整个寒假脑子里都是这个事情,满脑子都是最后一次见面居然是十二月份你来学校找我我带你去吃鸡肉,说好回家去喝茶。就这么突然间,听到了让我妹和我瞬间哭成泪人的噩耗。生命实在是比我们每个人想得还要脆弱。感谢上帝让我远离了病痛,也感谢让我有了这次经历,除了虚胖在提醒我那段日子多么难熬,生活里没有大的阴霾了,至少能更珍惜每一天,每个值得在乎的生命。

写这么多也不为什么,满足好久没打长文的欲望,顺便装逼地说出我好像看透人生了嘛,但经历这么点东西哪能看懂命运呢,我也不需要告诉别人“从前有多惨我多坚强地走过了。”我还是像三年前那样普通平凡,对着生命有着更大的敬畏,我努力,我也充满善意,我得内心强大云淡风轻,我祈祷我和我身边的人一生都生活在健康与爱里,愿经历过最难熬的日子,我们都能笑着说:一切都在好起来,我们也能值得更美好的未来。


说完了,天也亮了,雨还在下,希望再睡一觉后,能收到有如天晴的好消息。

看到这里也累了,早上好,最后还想说一句,卧槽我怎么写论文就没耐心也那么多字呢?

再引用:“在最难熬的夜晚,看见日出,发现自己也可以再开始。在最孤单的山腰,等到雪停,原来迷路也能够有风景。有时候解决生命里大难题的,往往不是知识赋予你的逻辑,而是世界赋予你的通感。”是来自我最喜欢的张嘉佳。

评论(11)
热度(3)

© 木木酱 | Powered by LOFTER